• 仰望语文,而今迈步从头越

      瞄了一眼,明天来报到的高一新生名单,发现我的第一波00后学生即将大批袭来。

       什么叫时光如梭?最大的感觉不是来自自己的变化,而是来自外界。上届高一开学,我最大的感受是九零后走上职场,开始成为我的同事;如今这届高一,是第一批00后进入高中,其中的一小部分成为我的学生。

       我是这个学校为数不多的一届三年轮着滚的教师,上一届跟我一道上高三的大部分同事都留在了高三,跟我同年进校的同事如今也在高一的大概只有年级主任了。当然,这六年,我和刚成为年级主任的这位同事有着相同的轨迹,却有着不一样的境遇。

      当然,最重要的不是境遇,而应该是心境。虽然,我偶尔会宣泄情绪,但绝不会怨天尤人。

      其实,我一直想总结一下过去的三年或者六年。我很感谢最近六年里面的前面三年。那时候,因为不用当班主任,我便有了很多时间去思考我的语文教学。无论是市里面良好的教研氛围,还是学校里身边的良师益友,或者自己的阅读生活,彻底改变了我的懵懂无知。窃以为,人生最大的悲剧不是无知,而是不知道自己无知。

       使我受益的还有学校里推行的教学改革,虽然对于模式,人们有不同的看法,但为推行模式而采用的赛课手段,给了我很多极大的锻炼,我几乎上过除了小说之外的所有课型。最重要的是,这些课是我的独立原创。为推行模式而设置的赛课方式,直接催生了我个人对语文教学的独立思考,尽管这些思考还是碎片化的,但它改变了我在教与学中的姿态。

       当然,我也非常愿意和别人分享我的思考,只是这种分享环境并不乐观。在语文教学专业化程度不高的现实面前,我个人的思考其实是微不足道的。因为在高考面前,分数才是王道。我个人也强烈地认为,不能转化为分数的素质教育的功能肯定也是缺陷的。素质,一定可以转为分数。分数应该也一定可以成为素质的副产品!如果素质不能转化为分数,这样的素质一定有问题,或者本身就是一个谎言。教育,一定要想办法解决这样的问题。

       理想的教育首先当然是成人的教育,但一定也应该是成才的教育。

       我知道,理科生不喜欢语文。我也一直坚定地认为这不是理科生的错。语文,不能让学生在课堂上享受学习与创造的快感,这一定是语文老师的错!在课堂上,最重要的不是用自己的权威胁迫学生学习(很多时候,我们就是这样做的;有时,连这样也做不到),而应该是努力向学生展示语文的魅力。我知道,我离这样的理想教师的距离很远,也许一辈子都不能抵达这样的境界。所以,有时课没上好,我从不怪学生,即使学生有错,也一定是教师自己先出了错。

       新学期开学后,我带一个直升班和奥赛班,基本的生源应该是中考700分以上的优质生源。两个班的教学,一个月约48个课时,与前两年比相比,工作量减了一半,当然收入也少一半,只是工作时间并因此有太多减少。

       “闲”下来了,我需要继续进行以前进行的思考。在最近的一到两年内,完成一套读写结合训练教学案和一套写作单项能力训练教学案。

       参加工作的前五年,因为班级工作,让自己的语文教学荒废了。最近的六年,因为转向语文专业研究,对班级工作投入不够——不过,这一届高三(10)班的一本、二本达线绝对人数在同层次班级是最多,一本的达标人数甚至超过或接近大部分同层次班级的一倍多,也能勉强交代得过去了。我希望接下来的三年,自己在教学研究和教育管理两个方面能齐头并进。

       齐头并进的契机是我的思考已经进入了学情研究的领域。

       本文是本博新开辟的日志专题——田野实验的第一篇日志,权作这个专题的序言。新的一届,新的三年,我将以我个人“田野实验”的方式推动自己的教学研究和教育管理研究(以前者为主),力求形成一系列可以留存的资料积累。

    时间:2015-08-17  热度:1124℃  分类:生活随笔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

    有 1 个评论

    1. 回复
      赵凤霞

      新学期即将开始,预祝张老师旗开得胜,马到成功!